《兔哥》框架向剧情

从上帝视角,构思兔哥去到的那个世界的世界观

最后编辑时间:BenDJoaner

图——BenDJoaner

古籍记载

我们的世界中,一个生命逝去后,就会变成灵体,到达本世界。古神 在 本世界 这个特殊 特殊维度中建立一套秩序,灵体来到本世界后,便可以乘坐一艘【永恒号】邮轮度过冥海,在彼岸抹去记忆后到达来世,随后再次回到本世界。秩序建立不久后,有另外一股力量不知不觉中也侵染了本世界,这股被成为“下界”的势力在本世界拥被一群灵体簇拥,并且拒绝这个原来秩序中的轮回 。 他们通过献祭 灵体 来使得 簇拥者 获得下界之力,变成灵骸,成为强大有生战力。同时,这股势力也对古神控制的整个世界垂延三尺,于是在一定规模后视图对本世界原有秩序发动颠覆战,大群下界拥簇者在下界恶灵 指挥下 趋之若鹜 地 对本世界发动入侵,在极短的时间内献祭了大量灵体。

为了维护秩序,古神在世界挑选出七个分别在“ 速度 ”、“想象  ”、“技巧”、“信仰”、“知识”、“力量”和“心灵 ”最纯粹的灵体,赋予了古神自己的自然之力量,七个灵体在古神的旨意下,对本世界的下界势力作出回击,在古神赐予的自然之力加持下,带领着其他古神的信仰者很快镇压了下界,并且不久后把下界势力连根拔起,将下界恶灵永远封锁在下界维度。

战后,七个灵体成为本世界永久的掌管者,并且以称号:

【 V 】——露娜(速度掌管者),

【 K 】——弗拉费伊(想象掌管者),

【 D 】——马利什(技巧掌管者),

【 P 】——阿布拉姆(信仰掌管者),

【 S 】——???(知识掌管者),

【 A 】——???(力量掌管者),

【 W 】——黑子(心灵掌管者)。

共同维持着这个世界的秩序, 用自己独特的能力 确保所有轮回到本世界的灵体都能到达来世直至永恒,防止下界势力死灰复燃。同时,作为掌管者,也不需要和其他灵体一起轮回,和丢失记忆,他们成为了本世界历史的见证者。

民间流传

掌管者 W黑子,私底下与下界恶魔勾结,并且受到下界恶灵蛊惑,达成契约,恶灵给予他下界之力,他帮忙给下届提供灵体的精魂,让恶灵拥有突破古神封锁的力量,再次发动对本世界的入侵,总有一天可以把古神从这个世界抹除,建立属于下界的秩序。

下界恶灵似乎在这千年韬光养晦后,实力不减反增,黑子得到下届之力后拥有了古神和下界两股力量,以绝对的实力威胁其他六位掌管者策划【黑镜】事件;知识掌管者S作为灵术的痴迷者,非常想借助这次机会研究下界之灵和灵体之间的禁忌之术;力量掌管者A作为力大无穷的战士,在和平年代按耐不住心中的躁动,虽然不屑下界之力,但是下界嗜血的战斗让他热血沸腾;掌管者P阿布拉姆作为最审时度势的灵,对于这次事件最积极,他的能力也是建立新秩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掌管者D马利什是唯一一个极力维护古神秩序的掌管者,并且公开反对【黑镜】;掌管者V露娜一直以来为了战胜马利什,盲目地渴望着无尽的力量,也站队到了黑子这边。掌管者K弗拉费伊虽然不愿意参与到【黑镜】,但是深知黑子已经和下界之力结合,并且联合其他几位掌管者的力量不可战胜,一直默不作声。

于是黑子、S、A、阿布拉姆、露娜五位掌管者开始进行了这场事件,并且都被恶灵赐予下界之力,获得了古神无法控制的力量。 S 在千年中研究出来的禁术得以施展,一股下界之力能量屏蔽了古神对这个世界的连接,古神顿时无法在自己的维度接触和联系本世界; A拦下了通往彼岸的【永恒号】,并把轮船死死地嵌在一座火山中;黑子在火山中创建了连接下界的通道和祭坛,原本死寂火山,现在又沸腾了起来,火山口像探照灯一样把天空照的通红,喷涌而出的浓烟遮住了整片天空;阿布拉姆随后宣布下界就是本世界的新神,用宗教手段让灵体都来到此处生活,下界恶灵则通过火山中的祭坛享用掌管者们献祭的灵体,突破封锁只是时间问题。

马利什对此非常愤怒,认为亵渎了他们职责,并组织自己的部下和一部分灵体与其他五个掌管者战斗,希望让【黑镜】破灭并且让古神重新接管这个世界,制止下界恶灵的苏醒。在此期间,马利什通过某人得到了一个前未所闻的遗物,并被告知一处矿虫坑道中似乎隐藏着无人知晓的秘密,并且某处很有可能藏着古神在本世界留下的反击手段,马利什把此研究告诉了弗拉费伊,并向要求弗拉费伊结盟。但是没有古神的帮助,就算马利什和弗拉费伊联手对抗拥有下届之力的黑子和其他四位掌管者,也是以卵击石。

根据情报,不久后下界恶灵将会附生某个载体,从而实体化降生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会被古神抛弃。眼看遗物研究无果,马利什一意孤行,一己之力挑战这个已经被下界之力掌握的新秩序,成功潜入祭祀场发现载体竟然是黑子成为之前的情人,但是还是毫不犹豫的砍向了载体,成功捣毁了下界恶灵第一个载体,【黑镜】的进程也前功尽弃。被破坏计划和失去情人的黑子大怒, S 、阿布拉姆合计在一次不平等的战斗中让马利什被露娜和 A 打败,并且随即被黑子把马利什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抹除】,马利什的残余势力也遭到了下界势力穷追不舍的屠杀。马利什的忠实部下秋卡、马歇尔和椰壳把残存的力量组建了反抗组织,只能苟延残喘在地下保护灵体,就这样,一次惨烈的抗争以掌管者马利什和其大部分势力英勇就义告终。但是五位在位者不罢休,又重启【黑镜】事件。

虽然已经没有了最大威胁,同时祭祀活动也更加严密。但是极端的 W 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决定排除异己势力,放逐弗拉费伊和部分不愿屈服下界的部下。放逐就是把灵体赶出本世界,灵体一旦离开本世界而且没有载体,力量就会开始衰竭和死亡,也等于宣判了死刑,此后本世界再也没听说过弗拉费伊的消息。

在位的五位掌管者开始以【永恒号】为中心献祭灵体,并且建立了一套不受古神掌控的新秩序。除了献祭以外,还对灵体进行剥削,以及与下届之力做实验,同时也训练消灭和镇压抵挡反抗势力的奴役者,部分拥有下届之力。

由于第一次仪式献祭了大量有资质的灵体,第二次不得不放慢速度,这也给抵抗势力更多的喘息机会。抵抗的声音也在这个世界默默坚持着,他们是普通的灵体,并建立了忠于秋卡的反抗组织的系统,一方面是帮助有需要的灵体,一方面是帮助反抗组织研究马利什留下来的遗物,好找到对抗下界的方法, 但是自从马利什被抹除后,其先前的手稿和笔记已经不见踪迹,可能被藏起来,也可能被下界势力彻底销毁了 。

不久后 有一位被称为【白翼】的灵体在 暗地里 提供 物资 ,情报和 遗物相关 古籍的帮助和支持。这位灵体仿佛拥有掌管者般的能力和资源,并且据称是当年给 D 遗物的就是这位白翼,最广的流传是白翼就是已经被放逐的弗拉费伊。

 

当前时间线

第一节:反抗

有一天,反抗组织的信使心心带着另一个陌生的信使安安,给秋卡传递了一个消息。了解到,一支由糯米带领,名为调查团的组织来潜入了这个世界某处,糯米称调查团是古神因为对这个世界失去控制而派来调查的。

但是由于当下比较敏感,反抗组织副官椰壳并没有完全信任这支根本没有听说过的外来组织。但是,马歇尔认为,在敌人的碾压面前,任何一支友好势力都是救命稻草,于是秋卡让安安回复调查团,反抗组织希望和调查团开始进一步的交涉。

经过一段时间的 秘密 信息交流,得知调查团居然有 马利什 留下的研究笔记, 经过和白翼提供的信息匹配后,确定确实是马利什的研究。 于是秋卡更加坚信,当年 马利什 的研究确实是古神留下的最后手段,于是 与调查团彼此交换了 信息。

反抗组织得到 外来势力 的支援消息不知道通过何种方式传到在位掌管者耳里,然后 阿布拉姆在灵体主要活动范围【永恒号】内 加紧了 监管 和搜查,并实施宵禁。这也使得好不容易有希望的反抗行动需要重新调整。椰壳怀疑反抗组织里其实一直潜伏着在位掌管者的耳目,由于反抗组织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威胁,所以只是在伺机窃取信息,但是现在貌似开始采取行动了。

调查团主要的目的是寻找 马利什 当年遗留的研究 里提到的矿虫坑道,以及更多与遗物相关的古籍 ,并完成研究帮助这个世界恢复到古神控制的秩序中。根据 反抗组织Max在原始森林附近的侦察 ,矿虫坑道早已被 露娜 所控制,调查团 决定 派出最优秀的特工波妞 只身 前往 矿虫 坑道 以及露娜的控制地 进行调查, 并且会在作为调查团的代表第一次与反抗组织秘密在【永恒号】接触。 反抗组织 也准备好 把遗物 从在原始森林中的基地秘密 转移到 轮船总部上来 , 并让负责森林研究队地Max与 调查团也派出战斗力 地 最强 战士 咩咩 在 原始森林中 碰头商讨战略对策 。

就这样,咩咩和波妞一起从调查团地飞艇出发,接近森林后分头行动。

波妞在 前往坑道的原始森林中 遇到了被奴役者抓住的幼小灵体豆奶,便救了下来。 同行一番后波妞遍继续前往目的地。 豆奶 则来到一处树林,吹响哨子,Max出现在了身后拍了拍他,原来豆奶是 反抗者的成员之一,因为幼小所以可以掩人耳目地在各处反抗组织传递物品和信息,并且本次的任务是将遗物从原始森林反抗组织 前哨 拿到【 永恒号】的基地中 。但是不料,奴役者从反抗组织内线获得路线信息,在中途设伏抓住了途中的豆奶, 并 打算带回到 位于【永恒号】和火山接壤处的阿布拉姆 的城堡进行盘问。

“救下你的很可能是调查团派去坑道的那位特工”,Max接着 告诉豆奶,” 这位特工完成调查后会前往【永恒号】,与 反抗组织总部会面, 在这里休整后把遗物送回总部吧!这次注意隐秘行踪“ 。 说着,Max拿出以遗物交给了豆奶。

在一个海滩上,类似螃蟹的水生生物像往常一样在沙滩上面觅食。泛着微光的海水不断扑打着细沙,但是阴沉的天色让这里看不出一丝轻松。这时候,沙滩上突然出现一个光亮的扭曲空间,空间范围渐渐扩大,水生生物被吓得四散逃跑,一瞬间光亮消失, 兔哥 掉落在了沙滩上。螃蟹上来戳了戳他,灰兔醒了,但是貌似失去了记忆, 于是漫无目的得往森林方向走去。

第二节:秩序

自从【黑镜】事件以后, 露娜 就把城堡建立在坑道上方并且严格封锁,似乎已经发现了这里的秘密,并且挖掘出了更多的信息。在波妞进入 露娜 的城堡调查时,发现了 马利什 当时研究留下的惊人秘密。 但是很快,城堡中出现了大量奴役者进行搜查,似乎是 波妞的行踪被发现了,随后 波妞 便开始逃串。 但就在逃出城堡进入原始森林的时候,露娜已经 亲自 守候在必经之路上,“你就是传闻的调查团?” 。 为了能带回资料,不宜挑起战斗,于是波妞扭头就跑。论地形的熟悉度和速度,波妞都不是身为速度之掌管者露娜的对手。露娜手中的剑刃朝一次次如雨一样从波妞后飞来,在原始森林中树木的掩护下勉强躲开致命伤,但行动明显开始受限。

兔哥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发现前方速度奇快的露娜追杀着满身伤痕的波妞,波妞再灵活也躲不过剑刃的倾泻。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愣在原地,一根乱飞的剑刃插在了兔哥脚边。此时波妞体力不支一个踉跄摔在兔哥不远处,露娜愣了一下,一下把刚要起身的波妞按倒在地上,手中化出一把刀刃, “太弱了!”。这时露娜突然感受到威胁,松开波妞往后一跃,一根剑刃擦身而过。兔哥跑了过来把波妞护在身后。露娜说:“你也是调查团的?”。波妞看到有脱身机会,马上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跑进了丛林,露娜刚想起身追,但兔哥有明显要阻挡的意图。露娜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波妞:“我想你还没搞清楚你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你应该不认识那个她吧?这可不是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时候。”。

兔哥摆起战斗的姿势,瞬间,两把刀刃向兔哥飞来,兔哥往后翻滚躲开。露娜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兔哥身旁,一脚遍把兔哥揣到 10米开外。突然兔哥又感受到危险,随手抓起地面插着的刀刃,硬生生挡住了露娜致命的一刺。巨大的力量把兔哥和破碎的刀刃推飞,兔哥抓住地面缓冲,还没停下来的时候发现天空中已经布满了剑刃,接着剑如雨下,兔哥尝试躲过大部分剑刃,但是还是被一些剑刃贯穿了手臂和大腿,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没来得及感受到自己被刺了几根,已经被出现在面前的露娜一脚踩在地上。露娜拔起插在兔哥身上的一把刀刃,环视了一下四周,波妞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于是蹲下观察着了一下兔哥,这时几个奴役者终于追了上来,并问露娜兔哥是不是调查团的。露娜轻描淡写地说只是个路过的,便和奴役者们扬长而去,兔哥也因体力不支陷入昏迷。远处一个身影在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确认露娜和奴役者离开后,走进了兔哥。

露娜回到城堡后发现, A和S也已经收到消息,带着手下来到了露娜的城堡,准备见识一下神秘的调查团成员,哪知道作为速度纯粹的露娜居然让别人跑了。不过A和S好奇,建立在一个废弃矿洞上的露娜城堡,调查团有什么好收集的。露娜说可能是之前搜藏的一些文献,收藏古董和文献是露娜的爱好之一,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几个都不认为反抗组织能从这些东西里面捣鼓出什么来。接着他们吐槽起了白翼一直是黑子的疑虑,却一直找不到踪迹,可能隐藏在这个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或者在人群之中,不明白为什么黑子要对这样一个透明角色如此看重。

这时 A不打趣儿地调侃到露娜作为掌管者居然追不上一个小灵体,而且还被骗去打了个路人,怪不得当年一直不敌马利什......这时候,平时冷静的露娜眼神突然锋利起来,以无法捕捉的速度瞬间把刀刃 抵到了 A 的脖子 上, ”你再提一遍那个战败者看看?“。A也愤怒得摆出要一战的姿态,太久没有这种级别的较量,A内心也是跃跃欲试。这时候S过来打圆场,并且骂A”你不是第一天认识露娜了,还敢提,我的下界之力研究又有了新进展,要不要和我的小可爱们较量一下啊?“,这时A才被S推搡着离开露娜的城堡。

波妞考虑到身份可能已经暴露, 只好取消原本 去到轮船里与里面的反抗组织 碰面的计划 。加上得到的信息比想象中更加重要,所以当下之急是回到调查团, 于是也没来的通知反抗组织了,直奔调查团飞艇。

不久后,兔哥醒来,发现 天色已晚,自己 在一个小火堆旁,救了他是一个来自外界的冒险者比丢。 白天安静的森林,晚上各种本世界生物开始活动,也有不少瘆人的叫声。 “醒了吗?恢复得不错。”比丢说道,“【黑镜】之后,这里出现了很多怪物,白天躲起来,晚上则出来觅食,如果你自己躺在森林里,估计今晚会被吸食干净了。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不过知道他们都害怕火光,在篝火旁不用担心。”。

接着从比丢口中 得知【黑镜】事件后,不少外来世界的探险者也对此感兴趣,慕名而来,一方面是看看这史无前例对古神的挑战,另一部分是传闻这个世界存在着古神的秘密。 比丢 告诉 兔哥 ,这里地灵体都集中生活在一艘 叫【永恒号】的 轮船上。像他们这样外来者,只要不惹事,奴役者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接着 比丢说 能在和掌管者的战斗中存活下来不简单,这个世界中还存在一个反抗掌管者的组织,不过建议兔哥少掺乎这个世界的事情,给了兔哥点疗伤的物资后,并分道扬镳 。

第三节:生活

秋卡给调查团写好了信件,交由安安带回给调查团。让乔丽和马歇尔安排今晚的接应,让调查团以旅者的身份在反抗组织的一个秘密据点旅馆住下,并在旅馆老板蓝胖确认信息后第二天转移到第二个秘地点,面包店。这时候心心带来了消息,称带着遗物的豆奶行踪被发现,在抓走后有幸被救下,根据掌握的信息推测,施救者应该是调查团前往坑道调查的特工。椰壳此时觉得找出内部间谍已经迫在眉睫,最近没有新人加入,间谍必又是在调查团出现后开始有所作为,泄露的信息皆为双方共同所知的行动,间谍有没有可能在调查团中,或者就是调查团?

秋卡也表示怀疑,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还是与调查团深入合作后再讨论相关事宜,至于高级别机密,风声也得在反抗组织中收紧,只由秋卡,马歇尔和椰壳知晓。

兔哥来到轮船,这是灵体生活的地方, 经过了入口处守卫的盘问后,并进入了邮轮。游轮内部有着各种生活措施和场所,一派欣欣向荣的气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 但是面对陌生的地方,一时不知所措,这时候一位旅店老板蓝胖似乎注意到了这个只身一人来到这里的兔哥,并上前邀请: “客官是旅者吧?欢迎来我们家旅馆住宿噢!便宜又舒适呢~”,看到兔哥好像什么都没带,于是说,“本店也支持先住后付款噢,不如客官先在此住下吧~”见兔哥还是不为所动接着解释道“这里晚上可是实行宵禁呢,在外面的都会被抓起来噢~而且【永恒号】外面的森林也不安全,大部分来这个世界的旅者都会先住一晚再做打算呢~”软磨硬泡下,兔哥还是决定住下来先养伤和计划接下来的行程,于是遍让蓝胖老板带到自己的房间暂时先住下来。

蓝胖老板回到地下密室,从森林赶来的 Max早已在此等候。蓝胖老板急忙问,昨天已经把所有可疑的旅者都邀请进来居住了,但都是都是第二天就离开了,没有出现调查团的人。Max说道,据说不久前丛林中出现了战斗,从露娜的城堡一路打到森林,很可能是调查团的行踪泄露导致前往调查的特工被包围。听说露娜亲自追击,A和S也带着大量奴役者随即赶到,那位调查团的特工生死未卜。

由于人员的隐蔽性需求,反抗组织并不清楚特工的具体特诊。蓝胖突然想到刚刚进来的兔哥,身负重伤,对这里陌生,好像在找什么人,不是符合需求吗?于是他们便对兔哥展开观察。

很快到了晚上,热闹的船舱变得静悄悄,甚至能听到不远处森林中的虫鸣鸟叫,以及怪物的嘶吼。走道上只有巡警,光线只有从各户舱门的圆形口中透出。兔哥发现这家店会提供洗浴工具,晚餐,夜宵和饮料等服务,甚至觉得有点故意来视察他,毕竟自己没给钱。

兔哥躺在床上无法入睡,身上的伤痛在比丢提供的疗伤物品后,很快便愈合了,体力也逐渐恢复。深夜 突然兔哥听到有 小孩子的声音在 求救, 于是起身一探究竟,出了旅馆,躲过一些列巡逻后,到了船的甲板上。听到奴役者问:“你家人没告诉你晚上是要宵禁的吗?”

豆奶说:“我没家人!”

奴役者:“最看不惯你这样的臭小子,几斤几两敢和我们嘴硬?”

豆奶:“你放开我!否则大家都会知道你们欺负小孩子!”

奴役者:“告诉他们?他们能那我们怎样?他们就是掌管者们圈养在这里的畜生,我们就是替他们管畜生的,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其他奴役者也跟着笑了起来。

“谁半夜三更在这吵吵闹闹的?”一个不明的声音响起。

“呃,这是......”奴役者们停止了笑声,显得十分害怕。

一只黑影从天空掠过,翅膀遮蔽了月光,紧接着俯冲落地。 “戴胜骑士!”奴役者说道,并单膝跪下,头也不敢抬。“报告!有一个小孩子在宵禁期间发现在外面鬼鬼祟祟的游荡,于是抓起来依法问话!”

戴胜看了一眼豆奶,“唷,这不是昨天不知道被什么人救下的反抗组织斥候嘛?带着你们视若珍宝的什么遗物回来啦?”

奴役者们面面相觑,窃喜自己立了功的同时,也惊讶这个小孩子居然是反抗组织。

豆奶:“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反抗组织,我只是饿了出来找吃的!”

戴胜: “这就是你找到的粮食吗?”戴森示意把豆奶的包裹拿来,打开后看到里面是一块陈旧又精致的金属物件。“真不知道你们折腾这玩意儿干啥。”

豆奶:“你放手,还给我!这不是你们这些可恶的灵能碰的!”

戴森轻蔑一笑:“看来我认错了呢,那么我们就将这个‘粮食’喂给他吧。”

“是!”奴役者说着掰开豆奶的嘴。

一个木箱飞了过来,把将要动手的奴役者撞飞出了船。

戴胜: “果然还是出来了呢,我可是一直看着你从船舱来到甲板然后一直躲在这里偷听呢。如果你是一个热心的旅者,那么你现在还有回去的机会,不过如果你是反抗组织,那么今晚我可不能允许有活口离开!”并示意几个奴役者去控制兔哥。

兔哥很快便解决了所有奴役者,接着将一个木箱踢飞到戴胜面前,戴胜挥动翅膀,一股旋风马上把木箱卷得粉碎,“我尊重你的选择。”。

戴胜化身成一股旋风冲向兔哥,兔哥一跃而起躲开了,接着戴森在空中扇出了两道刀锋般得空气劈向兔哥,幸好兔哥一个翻滚躲开,只见刚刚那个位置得柱子直接断成了两截。兔哥拿起一根就往戴胜扔出,戴胜躲闪不及,擦伤翅膀掉了下来。这时兔哥已经冲到了面前,一拳一脚地打在了这个尊贵骑士身上。戴胜哪里受得了被人欺负,只见身边开始呼啸,戴胜转动翅膀化为一道龙卷风,把兔哥一通乱卷卷上了天空,随即怒吼着把在空中抓着兔哥,兔哥在空中挣脱了爪子,翻滚落地缓冲了伤害。(此处有 QRT,没完成操作会被砸在地上损失大量体力值)。由于用力过猛,直接把甲板砸出了一个洞,兔哥也震落了下去,巨大的舱体并没有影响戴胜发挥,于是它开始了失了智的俯冲攻击,兔哥尝试超戴胜扔物体,但是均被弹开。戴胜又俯冲下来,兔哥找准时机跃到戴胜上方,一个下砸把戴胜砸在地上。几回合后,怒不可遏的戴胜拼劲最后一口力气开启了终极模式,在空中煽动狂风,混乱的气流带动着周边残骸成为毫无规律的致命的子弹,兔哥借力使力让一些飞向戴森,碎片削弱了乱流形成的防护,最终将一根被削断的栏杆精准地插入了戴胜的胸口,狂风骤停,残骸稀里哗啦地落了下来。散落在一旁的遗物开始散发出诡异的微光,兔哥走进拿起遗物,戴胜化成一道光被吸进了遗物,兔哥感觉到遗物和自己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这时看到旁边昏迷不醒的豆奶,而它上方一块厚重的木板正要砸下来,兔哥飞身一跃抱起豆奶,顿时狂风大作,兔哥身边形成了一个防护罩,把木板弹飞。遗物的光满也慢慢暗了下去。在其他奴役者巡逻闻声赶到前,兔哥已经背着豆奶偷偷回到了自己的旅店。自己拿着遗物纳闷。

天很快就亮了,昨晚的事情炸开了锅。轮船内发生了自新秩序建立起来就少有听闻这样规模的战斗,而且阿布拉姆的骑士之一戴胜还不见踪影,这可把这位管理轮船的掌管者气急败坏,发布通缉令不管是居民还是旅者,和昨晚有关的灵体全部抓起来一个个问,这事情肯定和反抗组织以及那个神秘的调查团脱不了干系!

蓝胖听到消息忧心忡忡地给兔哥送去早餐,进门看到豆奶在里面呼呼大睡,吓得手中的托盘跌落在地,惊醒了豆奶。

后来从豆奶口中得知,那天在森林前哨站玩的太久,忘了时间,等到需要回去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但是想到自己身上的东西是明天与调查团联合的重要物品,不想辜负了这份寄托,冒着怪物的危险,偷偷溜出前哨战,穿过森林回到了轮船,但是果然被抓到了,而且还被戴胜骑士认了出来,幸好兔哥救了他。

蓝胖吓得下巴都掉了下来:“所以说,昨晚你打败了戴胜?那戴胜在哪?”

兔哥看了看遗物,上面一处符号亮起了微光。

蓝胖说:“既然你有这能力能把骑士打败,还能使用遗物,我早就觉得你就是那位调查团的特工了。”

豆奶这时说,在森林中看到的那位特工不是这位。而且蓝胖提到这件事情时候,兔哥也一脸懵逼。

蓝胖瞬间严肃起来: “请跟我来!”接着,蓝胖把兔哥带到一处地下室。蓝胖拉着豆奶走在前,兔哥跟在后面。走过一处房间时,突然栅栏降了下来,把兔哥关了起来。豆奶挣脱回头扯着栅栏,狂问蓝胖为什么。

蓝胖这时稳稳地说到: “这件事是你闹出来,而且不是调查团,这就很棘手了。把你交出去,你也知道了反抗组织的据点和遗物的秘密,不把你交出来,我们可能因为私藏罪犯而遭罪,所以暂时只能先把你关在这里了!抱歉了!”

豆奶到了关押处,并和兔哥解释到,这是反抗组织的一个秘密接待点,因为防止泄密,都会现在这里关着并且评估,另一方面是保护昨晚闯祸的兔哥的安全。如果泄露给外来人士后,一般都会立马转移地点。

但是 半夜这里突然被搜查,并抓了所有人。 并且发现了密室,几个奴役者小心翼翼地进入了地下室,发现了许多关于反抗组织的资料,并准备上去通报。这时候,地下室深处生气了金属扭曲的声音,他们都屏住气,注视前方,几块石块飞了过来砸晕了两个奴役者,另一个看了看他们,没注意兔哥的飞踢已经怼到了面前。

解决了一些杂兵一路打到关押蓝胖,豆奶和其他人员的方。并释放了他们,蓝盘说会马上销毁和反抗组织相关的资料,并且尽快转移地点。并让兔哥护送豆奶前往反抗组织总部。

兔哥他们启程后,一个声音煽动着翅膀,降落在蓝胖身旁。蓝胖: “居然认错了人,没来得及通知他们。不过他们所谓的遗物,好像开始展示能力了呢。”

未完待续......

 

  • 留下精彩的评论吧~(1条)

豆豆

测试

本站所有内容仅供学习与交流,转载请标明链接。未经同意,禁止作为商业用途,若有特殊需求,请与站长联系。